卫哲的执著与“放下”

2011-11-04 13:47:41    财富堂   我要评论0   我要收藏   
打印
少年得志易张狂。但是,卫哲身上总透着一股超越年龄的沉静和淡漠,仿佛不断地在提醒自己要小心,预防最坏的事情发生。

卫哲

  熟悉卫哲的人都知道:他24岁成为万国证券资产管理总部副总,26岁担任永道中国高级经理,32岁成为世界500强公司中国区最年轻的总裁,以“心狠手辣小快刀”的封号攻城略地,把门店从5家扩张到51家,扬名中国零售界。

  16年职场生涯,卫哲的履历金光灿灿,风光无限:似乎他的每一次跳槽转型,总能抢占时代的先机,然后坐着直升机以超时度上升。

  在熟悉他的同学和朋友眼里,卫哲今天的一切都是历史必然。“他这个人生一切好像都是已经算计好了的,一切尽在掌握,走的每一步、做的每一件事情,无论是职业、孩子还是家庭。”他的大学同学、著名女主持袁鸣回忆。

  少年得志易张狂。但是,卫哲身上总透着一股超越年龄的沉静和淡漠,仿佛不断地在提醒自己要小心,预防最坏的事情发生。

  2007年,阿里巴巴成功登陆香港联交所,公司上下欣喜若狂,身为CEO的卫哲却“冷”得有些反常。“有什么好兴奋的。这不是你追求的一切,这不过就是一个项目。我的人生没有太兴奋的事,就是别人很高兴的事,我也不兴奋,因为只有追求的过程本身才是兴奋的。”

  1994年从上海外国语大学外事管理系毕业后,卫哲的第一份工作是给“中国证券教父”管金生做秘书。当时最热门的是外贸和旅游,家人都反对他进证券公司。他却有不同想法:“这和买股票是一个道理。我的想法特别简单,当这么多聪明的同学都看好一个行业、一个岗位的时候,就要小心考虑还要不要加入。”

  做秘书,自然要给老板端茶送水,人前马后地跑腿。分外用心的卫哲连“泡开水”也泡出学问:一是态度问题,泡开水就是要有服务他人、服务老板的意识;二是技术问题,什么时候去倒水,什么时候加茶叶,什么时候不打断老板的激情演说,都得把握。

  “泡开水不一定能当CEO,但当CEO首先要学会泡开水。”他后来提醒刚出校门的大学毕业生要拿得起,放得下,“刚出校门你也做不成什么事情,唯一能上手的也就是泡开水”。

  这个很会泡开水和做翻译剪报的“小卫”很快得到了管总的赏识:一年后,他被提为万国证券资产管理总部副总经理——24岁的年纪,有车有司机有秘书,手下指挥一大帮人,每天经手的资金数目都让人心惊肉跳。

  在管金生的办公室里,卫哲亲眼目睹了中国资本市场的草莽创业期,也亲身经历了中国的B股市场是如何在一个小房子里出炉的。

  “我觉得,一个人的事业或者思路的打开是很重要的,而这和你第一个老板非常有关系。从第一天开始,他(管总)就告诉我——怎么能够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去看世界。”

  然而,从这位中国证券史上的悲剧人物身上,卫哲觉得学到最多的是他的错误和失败。

  “那时候发展得太快了。他(管金生)的那个毕其功于一役的赌性,别人说有魄力,但是‘327国债’事件,万国几乎崩溃,所以那时候我就知道,就是你不可以动不动就把所有的筹码都压上去。第二个,你再有什么样的领袖气质,也得懂得具体的财务和业务,不懂企业经营管理是不行的。”后来,迫切想掌握财务知识的卫哲选择进入一家会计师公司工作。

  1995年万国爆炒国债事发,与此同时,一场家庭悲剧也降临到卫哲的头上:和他从小一起长大、当时在外交界赫赫有名的姐姐卫红在阪神大地震中丧生;母亲闻讯后大受刺激,一度神志不清。这是一段灰暗的人生经历:在公司里,他听到是整顿和重组,回到家中,面对终日以泪洗面的父母。

  至今,卫哲都坚定地相信自己是一个多么幸运的人,年纪轻轻的就得到了一笔比同龄人不知丰富多少的财富。

  “人生都是很公平的。没有一个人天生就是一帆风顺的,当灾难来的时候,很多人是走不出来。但你如果有一个良好的心态,正面地去看待人生,把它当作天赐良机,你就能学习进步。你总会经历的,人越早经历,你的财富就会越早,这个才是真正的提升,一直很顺的时候是没有办法提升的。”

  离开万国后,迫切希望补充财务知识的卫哲进入永道财务咨询公司。一开始,永道公司很为他的职位犯难,卫哲自动“降职降薪”。凭借勤奋与细致,他很快再次脱颖而出,一年内破格晋升两次,出任收购及兼并部高级经理。1997年,他获得去英国工作的机会。

  在伦敦总部,卫哲主动要求只做英国本土的收购和兼并。可是,有哪家英国本土客户会信任一个从中国来的会计师呢?一直被公认业绩最优的卫哲经受着对自信心的考验——整整9个月里,他没接到一个单子。

  坐冷板凳的日子里,卫哲一边执著地等着,一边延续着“泡开水”的精神——给和他同级的老外经理打下手,兢兢业业地做好手头每一件小事。9个月后,他终于接到了人生最艰难的第一单。

  正当卫哲成为永道中国区合伙人首要候选人时,一切归零——普华与永道合并,卫哲再次离开。1998年7月,他加入东方证券,时为中国七大证券公司中最年轻的投行总经理。

  一年后,觉得很难施展拳脚的卫哲决定再次“跳槽”:2000年7月,卫哲成为百安居中国的执行副总裁兼财务总监;2年后,他升任百安居中国区总裁。

  从离开万国到进入百安居的5年间,卫哲如一个游方僧人,到任何一座庙,都是半路出家,凭借超出常人几倍的勤奋与悟性总能迅速获得认可,可是,又常常在最风光的时候被临头一击。

  “媒体上曝光的,一定是幸运的人。我一定是太幸运了。如果我把有些东西讲出来,有些人说你太不幸了,关键在于你自己怎么看。我把9个月出不了单当作财富,我把经历万国‘327国债事件’当成人生最大的财富;阿里巴巴上市之后,在金融危机中面临最大困难的时候……这些就是最大的财富。”

  他常常嘲笑自己是个“土壤里蹦出来的怪物”,并随之总结出一套黄金“跳槽原则”:一不去陌生的领域;二是像打排球一样,要领先交换场地。“每次跳槽我都不会去陌生的公司,我一直坚持换行业不要换岗位,或者换岗位不要换行业。两个同时换损失会很大。”

  2005年,卫哲将自己作为中国第一代职业经理人的经历和经验梳理总结,出版《金领》一书。老朋友马云评价说:“和卫哲的相识,改变了我对职业经理人的看法。尽管卫哲非常年轻,但是我发现他敢于做出重大决定并承担责任。”

  万国的早年经历和第一任老板管金生的悲剧,对他影响深远,每每在决策中格外掂量。他一度认为,做一个职业经理人是他的终身定位。“看到太多失败,创业的激情被消磨,而做老板是需要血性和赌性的,我已经不具备这样的心理素质。”

  10年疾速奔跑,走完了从小秘书到最年轻世界500强中国区总裁的赛程。在不断破纪录的路上,卫哲不断地挑战自我,同时时时刻刻提醒自己“要放得下”。

  “放下,都放下。人生一共就三万多天,放下,就没什么了不起的。我二十几岁的时候就知道什么叫放下了:堂堂万国的总部副经理,二十几岁有秘书,有司机,管这么多人,一天这么多钱出去;不能放下,在永道我就根本不可能当学徒。年龄是我的最大的财富。我今天再回头重新来,也不过是39岁、40岁。”

  “很多人今天取得了一些就放不下了,就像你举重破了一个全国纪录,你放不下了,好了,你的腰要被压垮了,亚洲纪录肯定破不了,你要放下,揉揉腰活动活动,才有可能前进。”

  卫哲:“去经理人化”未果的金领

  “不体面”的结局

  与马云:从不屑到仰慕从朋友到诀别

  效仿韦尔奇

  离职237天后:傍大佬创业

  编外阿里人

图文推荐

总裁汇O2O拟上市公司股权投融资平台

独家策划

更多
首届全国智能制造(中国制造2025)创新创业 在通往无人驾驶的神奇之路上,英特尔勇往直 蒙牛管理层巨变创始人牛根生辞职5年后重新
关于我们  |   法律声明  |   联系我们  |   网站导航  |   支付方式

工信部备案: 粤ICP备18005112号-2    公安部备案: 44030602004322

版权所有 总裁网 Copyright © 2007-2020 iChinaCEO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